竹影绰绰

没有,没有,并没有

突如其来的想法

青春期是一段日子,是一段过往,是掺杂着快乐的疼痛,是搅着苦涩的欢愉。

乌黑的发,澄澈的眸,以及永远不知降落在哪里的心。

我的青春中,没有初恋,没有暗恋,没有任何形式的爱情——不过是两三好友,开心时挽着手,别扭时不说话。不过是烂熟于心的课表和一次又一次见到的老师。不过是写不完的作业与亮到凌晨的灯。不过是困倦的课间做的漫长又刺激的梦。是冬天盼望了一遍遍终于开花的腊梅,是在天桥上拍下的那一场雪,是黄了、落了叶的悬铃,是绿得逼人眼的水杉,是映在水塘里紫荆的影子,是被朝霞染红的天空,是夜里的星斗,是偶尔落在窗边的麻雀,是啁啾着飞向枝头的灰喜鹊。是怎么也跑不到尽头的环形跑道......是想不完的意象。想到青春,是数不清的画面,是想不完的景象。一帧一帧,插在意味不明的影片中。如果它们整合起来,贯连起来,这叫青春吗?这能够成为青春吗?


评论